創世主(創世法王彌勒)的巨大承受

慈悲偉大的「創世主」為人類的承受



2000年全世界的人們都在慶幸著在重重危機中走進的又一個年代,世上的人誰又能知道,人為什麼這麼幸運,多少預言家在此時都失去了光彩。然而使人類能有這生存希望的我們的「創世主」卻在承受著人類在歷史過程中敗壞而造下的業力。

 九九年七月宇宙中的邪惡生命,利用對大法在世間的檢驗之時,操縱三界內將淘汰的生命,特別是人中的敗類,對大法與大法弟子進行破壞。從人類的表現看是中國的共產黨利用政府行為破壞大法,動用警察、軍隊、電台、電視台、外交、特務鋪天蓋地的破壞,實質上是宇宙中那些邪惡的生命,在利用人中敗類破壞的同時,將它們破壞法造成的業力與邪惡所構成的因素壓向大法學員。

 面對這樣邪惡的危險情況,「創世主」將所有的這些壓向學員的業力與邪惡構成的巨大物質因素聚在一起,由「創世主」用自己的身體承受,同時銷毀著這些邪惡的巨大因素。由於這些邪惡的生命聚集了巨大的業力與惡毒的因素,「創世主」用了九個月的時間而且是用強大的功力才銷毀這些東西。但是由於邪惡的因素與業力太大也給「創世主」的身體造成了嚴重的破壞,「創世主」的頭髮白了,這是我們看到的,對「創世主」身體造成的其他傷害,「創世主」不講,擔心因此造成學員對邪惡生命的仇恨,從而影響學員修煉。多麼慈悲偉大的「創世主」,在正法中「創世主」為眾生耗盡了一切。

 同修們,讓我們勇猛精進,珍惜「創世主」用巨大的付出為我們創造的一次又一次走向圓滿的機緣吧!

 珍惜吧人類,人類走過2000年,不是為了給人類什麼繁榮,更不是叫人類為私利而繼續造業。

 

「創世法子」記於 2000年7月17



                               師父的承受

寰宇已經走到了最後的最後。從上到下生命還在有聲有色的活著,尤其三界內的迷中眾生。然而,不同境界的生命必須符合不同境界的標準,如果背離就不能繼續存在下去,不然宇宙就失去了平衡。

世間的人,真正能遵循人的標準生活的,還有幾個?絕大部分完全背離人的準則,從思想到言語到行動,聲色犬馬,爭名逐利。每人無時無刻不在造下巨大業力,加上歷史上自己積攢下來的,足以讓人瞬間化成灰燼。然而,人還活得很自在,有財產、愛人、家人、朋友,享受著自然生活賦予的一切。

天上的神, 多少對大法弟子得法修煉不服氣,對世人明白真相得救不高興。無論出於怎樣的目地藉口,竭盡全力要把大法弟子拽下來,要把世人毀掉,牴觸大法。造下的罪業足以燒毀自己和自己的世界。然而,它們還存在,還在起著作用。

弟子中有多少還不能時時保持清醒,多少達不到法的標準的表現?大的方面是能否走出來講真相,小的方面是早上能否起來發正念,能否堅持每天煉功學法。能否抓緊時間,做好自己應該做的。隨口講出的話,做出的事,自己轉腦就忘了,卻不知對他人對項目產生的負面影響怎樣。因為弟子不懂管理,沒有經驗,師父就親自帶神韻,言傳身教的做榜樣,轉眼五年過去了,弟子能否效仿神韻的模式把自己主導的項目做成功呢…… 一切都是物質,正的不足,負的就隨之而起。

這麼大的業力,每天從上到下眾生新產生如此多的罪業,真能看到、感受到當今宇宙的真相,這一切是太可怕,太可怕了,為什麼宇宙還能保持平衡,眾生還能繼續一天一天存在?所有的罪業哪裡去了?所有的罪業都匯聚在一起,形成足以搗毀眾生萬物的負面能量,在向前衝擊過程中被師父另外空間巨大的身軀擋住,前面是巋然不動的端坐的佛,背後是片刻不停的負面能量大爆炸,以身體去承負不停的爆炸,那種可怕的場景是無法想像的。 [用人的低下的語言形容] 雖然有功的不斷補充,但是師父的背後總也形不成完整的肌膚,每時每刻都是在持續不斷的爆炸中血肉飛濺的大血窟窿
……

師父承擔的是宇宙中任何其他的神都無法承負的,再大的生命如果去承擔,都會瞬間解體。因此一般是不讓生命看到的,一方面分擔不了,另一方面僅僅看到都很難承受這樣的場景。然而十多年來,師父都是這樣獨自承負這一切……

現在的時間就是這樣一分一秒的在師父巨大承受中延續下來。現在人所享受到的一切幸福,世間的所有財富都是師父的血換來的,為的是給生命時間和機會選擇未來,給弟子時間建立威德,救度眾生,這是最大的慈悲。然而舊勢力卻在利用這時機破壞著,破壞方式之一就是讓弟子拖時間。本來三十分鐘能開完的會,開了四個小時。本來二十分鐘能做完的工作拖了兩個星期。而現在的時間就是師父的血。世間的所有財富都是師父的,本應為大法隨意所用,卻因弟子沒做好,不能按照人中的規律做好經營,世人又沒有正念,使得大量財富被舊勢力虜去。

舊勢力雖然很少了,卻利用弟子的觀念執著,片刻放鬆,起著破壞作用。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正邪大戰,弟子能不能清醒最關鍵,一思一念,一句話,一件事如果不在法上,肯定就是被舊勢力操控,產生的負面因素都落到師父身上,加大師父的難度。弟子真做好了,才是師父最欣慰的,真能做好就衝破了無數神設置的來自各方的無量干擾阻撓,甚至是表現在修煉人之間的干擾。那些能長期保持清醒理智,每天做好三件事的弟子真令宇宙眾生佩服,真的在幫助師父,減少師父的承擔……

新一年的神韻馬上就要開演,這是師父親自主導的一場戰役,讓我們在這關鍵的時刻做好弟子的本分來叩謝師恩。

以上是自己在現階段的一點個人體會,如有不足和錯漏之處請慈悲指正。


師父的承受

/大法弟子 

師父的承受 

孩子92年出生,三歲得法。四歲時,在煉功點上就用稚嫩的手指和同修一起一個字一個字點著通讀《轉法輪》。現在孩子快十歲了,每天她都要跟我講她的所見所聞,但她不同意我整理,她見的東西太多了。但有一件事,孩子叫我一定要幫她寫下來。

一些高層生命指著那些邪悟的人對師父說:這樣的人你還替他們承受?這些高層生命話語中夾著諷刺,面上帶著不屑一顧的神情。師父端起幾碗毒藥喝下。

天上的碗不像我們平常的飯碗,孩子用手比劃著告訴我,是像水缸大小一樣的容器,毒藥黑黑的,上面還冒著氣泡。如果師父放棄他們,就可以不喝。再有,心性關過不好的弟子,師父也要替他們喝毒藥。 

有一次,孩子看見師父替弟子喝毒藥,就跟師父說:「師父,我替你喝吧!」師父說:「你修好了,就是對我的最大報答。」 

去農村發真相資料

有一天,我覺得我應該去農村發真相資料,於是和丈夫結伴而行。目的地離家七、八里地,打聽熟悉此地的同修說:騎自行車要四個小時才能到。我還從來沒有到過此處,心裏開始顧慮。其實丈夫也替我擔心,一個嬌小弱女子能不能跟上他?這時,我想起明慧網報導的美國學員「SOS」全球步行的壯舉,我這點事還做不到?結果我的自行車總在他的前面。農村的夜,黑茫茫的一片,車子在崎嶇的山間公路上卻出奇的快,2個半小時就到了目的地。我們用了3個半小時做真相,又連夜往家趕,總共才花了不到9個小時,我一點兒也不覺得累。第二天早上,女兒告訴我,她說她去天上看到我們了,我們的自行車輪下有法輪照著(當夜沒有月亮,只有滿天的繁星)。自行車的後面還有一個法輪推著,而且每顆星星旁邊都有神仙看著我們,還有師父也在看。女兒還說她眼睛的兩道金光也照著我,而且我的後腦勺上還有一個類似光球的東西,裏面有「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八個字。真的,這幾個小時裏,我一直發著正念。當發完一個村莊時,我們迷失在黑夜裏,這時來了一輛拖拉機把我們領到另一個村莊,女兒說:這是師父安排的。

我的這個小事本沒有甚麼可說的,但師父無處不在的慈悲讓我流淚,所以我寫出來與大家共勉,共同精進。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1/25/15971.html


天目所見:別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 大陸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個沒有讀過甚麼書的七旬大法弟子,我想把我在這段時期天目所見寫出來,感念師父為我們大法弟子無量的、巨大的付出、承受、期望、等待。目地是激勵同修們,以法為師,快快精進,再不精進真是來不及了。

前一段時間我在煉靜功時,看到這樣一幕:師父盤腿坐著,頭頂著舊勢力的壓力和所有大法弟子的重業,面目非常痛苦的承受著。這時一個聲音跟師父說:結束吧!師父說:再等等吧。我流淚了,心裏非常難過。

最近我又在煉靜功時看到:師父身體非常巨大,也是盤著腿坐著,看到師父的臉上淚在流。當時我看到自己坐在師父的腿上,是一個很小很小的小孩,我仰望師父的臉,我想給師父擦擦眼淚,可是我太小、太小了,搆不著師父的臉,我也哭了,難過極了。在這個過程中,我意識到很多大法弟子在修煉上沒有在法上提高上來,沒有達到各自的歸位標準,時間已很緊了,救人的數目距離師父的要求還差距很大,師父傷心的在等。

前幾天還是我在煉靜功時看到的一幕,我手拉著一個同修在共同往前跑,突然看到兩個很高很高的梯子,展現在我們眼前,我們共同上到各自的梯子上,上著上著,同修的梯子突然晃動了一下(現實中,那位同修正在過心性關,在敬師敬法方面要提高)。我當時說:你別害怕,兩手拽住梯子,我倆共同上天吧。上一層梯子就是一層天,穿過了層層天,快到頂時,我的頭在那層天的上邊,腳在那層天的下邊,我用力穿過了那層天,回頭看到同修與我剛才一樣被卡在那裏,我用力把同修拽了上去,這時我看到一艘大船,馬上就要啟航了,這時一個聲音說:「再等一等。」這時又看到很多關押大法弟子的門全都開了,看到一老者,他前面有個桌子,他坐在那手拿著一支古代的筆,在寫著甚麼,我上前問老者:您在寫甚麼?老者說大法弟子要歸位了。我問歸位有甚麼標準嗎,老者說:以法為師,按心性標準要求歸位。

同修們啊,請不要辜負師父億萬年的慈悲苦度,趕快精進吧,師父在等我們,別錯過這萬古機緣。

【編註﹕以上是這位老年大法弟子在個人目前修煉層次中所見。請同修們以法為師。《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大家覺的師父講的很重,可是也許實際情況更嚴峻。現在的一天又一天,都是靠師父默默承擔,沒做好的大法弟子才有跑步追趕的機會,沒得救的眾生才有擠進得救之列的機會。希望我們儘快學會珍惜,修煉是嚴肅的,切莫機緣再誤。】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