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章之一

【五年前隱藏在修煉人交流文章中的「大瘟疫」事件的警醒】

定中經歷:舊金山法會-贖回 

(太多的世人還不知道創世主已來 他們等的主的歸來 彌賽亞 基督)


YouTube 影片



作者:根據西人大法弟子口述翻譯整理

【2014年10月27日】


師恩如天


2014年舊金山法會,師父不辭辛勞,長途跋涉,在加州一角,為全宇宙生命講解大法。我在次日煉功的定中,從師父的手印里知道,這樣的機會不會太多。


法會上,每當師父講到“修煉如初,必成”的法理時,師父的手揮下去,口中說出“必成”一詞時,我看到有大量生命身上的罪業,象瀝青一樣黏稠的黑色物質,被師父的功打掉,一下子解體。


那些生命包括:在生死魔難或能否圓滿的考驗面前,不及格的;犯了錯誤,造下罪業的;鬆懈懶散,帶修不修,意志不堅,心性掉下來的;曾經修的不錯,現在一掉到底的;新學員;曾經和舊勢力一夥的各界神明,如今明白過來的。這些生命有的在現場,有的在世界各地,有的在另外空間。


他們有個共同特點,就是聽師父講法時,他們神的一面蘇醒,心靈接受大法的洗滌。將來學師父講法時,敬心誠意的人會受到震撼。師父埋在任何一次講法中的能量,都足以喚回我們向善的正念,只要我們用心學。


師父可以查到宇宙眾生動的一切念頭,甚麼樣的心都逃不過師父的眼睛。當有人發自內心的悔過,真心的想彌補,想做好,想跟師父回天國,師父這次格外開恩,對我們施以天大的恩惠。


不是因為我們是大法弟子師父就該給我們做,不是我們配師父給做,是因為師父的憐憫,父愛如山!師恩如天!


師父拔高了“金字塔”


在法會現場,我看到另外空間,自己身處金字塔裡面自己的天國之中,正抬頭仰望師父。塔外罩着金色能量,十分耀眼,師父在金字塔的塔尖之上,把金字塔向上提了提,金字塔立即變高。金字塔的四個邊相距無邊無際的遙遠,塔內前後左右的距離實在漫長,所以,我感覺不到金字塔是否按比例變大,我只看到自己的天國,隨着塔尖的高度,向上移了移,三界的位置也向上升了升。


未來的三界改天換地,乾坤朗朗,我修成了,做三界的羔羊,位置不低不高,正正好好。


這次,師父親手為我們打掉罪業之後,雙手沒有流血。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清楚,以師父的法力,天大的難事,不夠師父動動一個小手指頭。師父是為了把債主救下,在不同層次寧可放自己的血,來替我們還債。師父對得起債務雙方,對得起方方面面。


師父做事,對得起宇宙中的一切生命,對得起一切佛道神仙、人畜鬼魔!


師父為染上病毒的學員凈化身體


我還看到,有個別學員,體內潛伏着病毒,到時候就發作。這事看上去是災難,但如果被醫生用電棍電擊的人,於絕境中能夠猛醒,那顆心能轉變過來,那些病毒自會一鬨而散。否則,不但自己過不去,還被利用考驗周圍的人。


瘟疫病毒,聽起來可怕,屆時全世界感染死亡的人數用“億”去計算,余者會嚇得目瞪口呆。這麼恐怖的死亡病毒,卻相當有靈性且相當微觀,如同“打掃浴缸”的小戰士,它們根本不傷害符合“真善忍”的好人。只要學員向內找找,把心放放,用“真善忍”衡量衡量自己的思想言行,心一正,念一堅,甚麼假象全不見,根本不算個事兒。


可是,有人走在大法弟子隊伍中,甚至走了很多年,也做了一些事,他的心連個好人都不算;有的人犯了原則性錯誤,背叛過大法,表面上走回來了,那是因為環境寬鬆了,實際上對師對法的心並不堅定,自己都騙不了,還想騙神;有的人犯了個人修煉上的錯誤,背離了修煉原則,掩蓋又掩蓋,至今沒有改徹底。這些人的心性已經掉沒了,頭上沒有功柱,要不是師父護着他們,舊勢力早就對他們上下其手。


當師父說出“必成”二字的時候,那些“病毒”從全世界各地、動了真念決心做好的那部分人體內,一個不剩的竄了出來,力量超強大的小精靈們,隨着師父的一揮手,乖乖的從哪兒來,回哪兒去了。我再看這些人的身體,隨着師父脫口“必成”,全部凈化乾淨。


師父為我們拔高功柱


然後,我看到這些被師父處理了瘟疫病毒、凈化了身體的學員,頭上的功柱,如同手電筒被師父突然打開,光柱一下子衝出很高很高。至於多高?誰的高誰的低?誰是誰?這些具體情況,師父曾經囑咐我,和誰都不能說。我聽師父的話,我身邊的人問我都不說,連一點暗示都不漏,我也不去留意這些,不往這上面用心。


那些犯過錯誤造下的罪業,師父為他們抹的乾乾淨淨,好像他們從來沒有犯過,這些人大可不必過於自責和羞恥,自責和羞恥感都是人心,不如“勇敢面對,坦白曝光,下決心改正,加大力度彌補”更好。


那些掉下去的功柱,師父已經不動聲色的為他們回補上去。師父總是把最好的、我們最需要的,悄悄的送給我們,我們應該為有這樣的師父而自豪、自信、樂觀,而不是自責和有羞恥感。


在師父揮手之間,多少命運更改!多少天體再造!多少洪恩施捨!如果感恩,就不要再犯錯誤,如有良心,就去做好。師父一定會加持我們!助我們成功!師父講的是法,說我們必成,我們就會必成,只要我們找回修煉最精進狀態。


師父對所有的人都好


我說過,師父對得起任何人。不是說師父給我做,不給你做,給我好處,不給他甜頭。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我把我的功分給我帶的弟子,每人一份,都是上百種功能合成的能量團。”。


我個人理解,師父把自己的功分給我們,每人一份,說明師父對我們一樣的好。打個比方,如果說我們都是師父身體上的細胞,那麼師父吃飯,我們都會覺得一樣的飽,只是有的細胞長在嘴上,需要傳聲,有的長在手上,需要做事,有的長在足上,需要穿行。這只是個比喻,也許我們是師父一個或一些細胞里的三千大千世界,也說不定呢。


如果哪個細胞說,比身體高了,或者可以和身體平起平坐、稱兄道弟了,那個細胞會被別人的笑聲震死,被別人的眼光瞪死,被別人的口水淹死。


這一次我看到,學員曾經掉下去的功柱,師父無償的還給了他們,並加持他們必成的結局。如果說,他們因為師父洪大的慈悲,而得以“贖回”生命最珍貴的寶貝,他們所需要向師父支付的贖金就是:從今以後,修煉如初,勇猛精進。


而對於功柱已經在一定高度的學員,師父也沒落下,整體為我們拔高了功柱,向宇宙更高處,又送了我們一程。


這一次,師父為全世界大法弟子、修煉人,每人加了一段功柱。這段功柱千年不遇、萬年不得,這段功柱將加持我們“修煉如初,必成正果”!


中共紅龍即將被砍頭


師父講法用中文,我聽不懂,翻譯的中式英文我也聽不懂。我在心裡默默對師父訴說:師父,我聽不懂,怎麼辦?


隨即,我聽到另外空間,師父的聲音轟鳴,大意是:孩子,沒有關係,你只需知道,中共紅龍的腦袋,即將被砍掉。


放下對師父的執着


同修曾經執着於坐在法會的主會場,舊金山法會第二天,她竟然主動要求以後坐分會場。直到協調人說:“法會已經多年不設分會場,全坐在大體育場”,她才想起來,雖然她坐在大體育場開法會已有兩年,卻忽然忘的一乾二淨,思想回到從前爭坐主會場的矛盾中,這次,她終於放下了“渴望見師父”的執着。師父慈悲,巧妙製造氛圍,給了同修補考的機會,並安排她能過去。


師父本來無處不在,想見何不自省內修?修好了,另外空間天天見;師父就是大法,想見何不通讀大法?不執着於肉眼面見師父,這顆心必須得放下。哪顆心不放,都可能招來麻煩。


師父教我“贖回”


法會次日,我參加了煉功洪法活動。打坐中,師父將正體“贖回”二字,大大的寫在空中,我明白了,這次法會期間,師父都為全世界大法弟子做了甚麼。


有人即將被邪惡奪去生命,師父替他贖回;有人背棄了誓約,師父為其摘除了惡果,又安排了那人兌現的機會;有人本該贏得威德,但他沒做好沒威德,這次經師父搓合,那人又得到了樹立威德的機會;對於再沒可能實現的人和事,師父巧妙的調整了一下,那人就有了新的機會。


在這次法會上,在師父慈祥的微笑里,師父允許全世界大法修煉者,贖回了我們各自最不願失去、但事實上已經失去的機會。這事,師父在講解法時提都沒提。若不是師父教我學這個詞,我也不會知道這事。


師父告訴我,本來我們也失去了師父親授漢字的機會,因為這三個月師父所教漢字,同修停止整理,我們沒有珍惜機緣。師父示意,只要我們從現在開始做好,師父還會繼續教。現在,我不再懷疑自己的能力,能力都是師父給的,信師信法,相信師父的選擇,相信自己能學好漢字,內涵再深,我們也能理解好。


這次師父又教我寫作方法,整理如下,與更多人分享:每次都需先發正念,清理自己,剷除邪惡,於乾淨處,盤腿打坐,在入靜狀態下,清心正意,精益成文。

願為師父手下的一隻筆,在師父的教導下,勾劃出漢字真義。


以上為所在層次體悟,很有局限性,與同修交流。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