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者文章分享

定中乾坤大 主佛慈悲 時間倒流
西人學員龍龍定中的經歷



昨天煉功,主元神象往常一樣,一直向上升,感覺風在耳邊呼呼的往下刮,我們回到天上的家。我乃十八、九歲的男孩子,上身穿肚兜,但下身裹的嚴實。在更深空間,我看得了一條巨龍:龍在天時呈藍色,在地呈金黃色;仔細看是輪流變換各種顏色,因為變得太快,看上去是藍色或金黃色。數千年來,龍從來沒顯露過真面目,但很快會有人開始看到他的蹤影。太太是非常年輕的女孩子,也穿肚兜,但不是人中小孩兒穿的那麼露,而是前不露胸后不露臀。在更深的空間,我看到一隻火鳳凰,鳳具五色,由真火燃燒而成,那種火不是人中的火,就象那個層次的水,不是這個空間的水一樣。每根羽毛看上去更象振動的高能量,說燃燒也行。我們的功在慢慢形成一個圓形能量場,已經接近完成。我聽到一個英文的思維傳感(我的母語為英文),大意為:當新的能量場形成之後,龍鳳回到一起,數千年前的當初在一起,現在終於又在一起了。
 
今天煉功,我曾經看到的無量無計的、在表決着一件宇宙中的甚麼大事的原始高級生命,聚集在遠處一個空間,也在煉功。而我們的空間場,我倆分別坐在三層的蓮花盤上,能量場已經完成,龍鳳以及我的護法生命都在場中。師父面前有一個計算時間的沙漏,我看見師父對着沙漏打小手印,隨即,計算時間的沙子從最上面往下墜的沙子到最下面幾乎完全墜落下來的沙子,全部停住成一條沙線。師父大意說


:還需要給他們一點時間(我感覺是指大法弟子和世人)。然後師父繼續打小手印,瓶子里已經墜下的部分沙子,瞬間又回了去。(正見文章<<定中所見大劫難>>中有描述。)

主佛慈悲,駕天馬來接

恰好一年前的今天,我的母親躺在醫院昏迷不醒,人的情令我悲痛欲絕,幾乎不能自已。在極度的痛苦下,我忽然發現自己具備了起死回生的功能,可以在瞬間讓她徹底康復,但我沒有為她動手。明知自己能為而不可為,更何況是自己從小相依為命的母親,那種痛苦,可想而知。今天在煉功入定中,師父點化我,說我通過了生命中最大的考驗。說為考驗我,師父曾為我打開功能,讓我知道自己具備了甚麼樣的功能。師父從自己的一個細胞中感受到了我巨大的痛苦,曾是那麼深,那麼重,以至於我的每一個細胞、每一個細胞里的世界、世界里的眾生都隨着痛苦。如果那次考驗我失敗,自那時以後,師父所為我開啟的智慧,讓我達到的境界,允許我達到的層次,這一切歷史將被改寫,將不可能發生。

師父對我說這些的時候,我在那個空間的感覺象剛剛通過了考驗一樣,但是那個考驗在常人中卻是整整一年前,看來母親說的對,她完成了她的使命。把我帶到這個世界並養大我,走前陪我過了一個生命中最大的關。

母親去世前對我說,她將去法輪世界。我非常吃驚,母親只看過幾頁《轉法輪》,煉功的次數屈指可數,怎麼知道有法輪世界?母親說是師父來看她,說會帶她回到法輪世界,說她的任務已完成;指着《轉法輪》上的照片叫着「師父」,並要我把師父單身立掌的相片(用鏡框裝裱)放在她的心口,而不是放桌子上。母親的最後時刻是在醫院裡度過的,根據母親的病情,醫生確診她會痛的死去活來,只能用鎮痛劑維持在昏睡狀態直到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但實際情況卻超乎所有現場醫生的醫學知識。母親拒絕用任何藥物,安詳的等待着最後一分鐘的到來,表情異常超脫,甚至充滿期待,沒有任何痛苦。走前,母親已經20多天不能進食,臉頰凹陷。但母親過世后,肉身變的非常美麗,看不出凹陷的痕迹,全身鬆軟,完全不同於一般人死時的痛苦、掙扎、恐懼,僵硬。這也是殯儀館的化妝師告訴我的,化妝師說她從沒見過這樣的屍體。當時,我天目看到母親從躺着的肉身里站了起來,是一位十七、八歲的樣子,周身白色套裙。然後我看到三匹白色天馬揮動着翅膀,拉着一輛馬車,師父駕車從天而降。2010年神韻演出的第一個節目,大屏幕上師父駕着帶翅膀的白馬還有馬車,就是那個景象。我看到母親的主元神起身上了馬車,被師父接走,白色天馬轉頭飛奔而去。

師父在《精進要旨》- 《何為開悟》中說:「圓滿一個,我接送一個。」我的母親在病入膏肓時得法,只讀了幾頁《轉法輪》,天目就開了,看到師父法身,看到法輪,看到天使。自願自發的念「法輪大法好」,問她是怎麼知道念的?她說她每次念這句話,小天使們就振動着翅膀,快樂的歡呼。我不好確定母親算不算大法弟子,但可以肯定她在臨終之前對大法的心態和對師父的恭敬,就象真修弟子一樣。

Comments